— Tempor-TEP —

Launchpad

“你……去没去过Whisky?”
“我无法对你描述它是什么样子,每个人的眼里它都有特别的迷人之处。”
“相信我,只要一眼——”


安室扯动嘴角,一霎那间的表情几乎可以说是热切了:“先生,我们的交易到此为止了,还是说……您还想请我去那里喝一杯?”
淡金色发丝在挺直鼻梁上丝丝缕缕地扫过,带着白手套的手把玩着一把小巧的袖珍手枪,枪身漆黑,光亮的柄上反射出一双璀璨而冰冷的眼睛。他毫无感情地看着对面瘫倒在地的人,干脆利落地收好枪,踏碎一地鲜红,拎着手提箱大步离开。
Whisky名义上是一间酒吧。它坐落在闹市的阴影里,白日安静地目送上班族匆匆的步履,午夜后就是瘾君子狂欢的市集…单就情报来说,还真是看不出来。安室站在招牌下,仰头打量着巴洛克的镶金刻字,一边难得真心实意地想着。
两秒钟后,他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厚重的木门,拎着手提箱穿过狂乱扭动的人群,一路灵活地避开贴来的身体和不怀好意的视线,在闪光灯以外的黑暗里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吧台,不紧不慢地坐好,二指有节奏地轻磕橡木桌面:“一份波本不加冰。”
酒保放下擦着玻璃杯的抹布,熟练地从身后拿下酒瓶,手腕一转稳稳地倒了半杯,调羹沾了苏打贴着杯壁走了一圈,然后咻地点上火,一边打量着这个衣冠整齐的男人,一边慢慢地把杯子推给他。
手提箱静静地立在吧台内侧。一个任务完成了,但还没结束。安室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方杯,轻轻摇晃着里面的酒水,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,故意倾身过去,冰蓝色的眼底映着跳动的火焰,让晦暗不明的神情隐没进鼓点和喧闹,冲酒保暧昧地挑起唇角,压低声音问道:“这里还招不招人?”
“我们这里并不是所有职位都有空缺,不知道您问哪种?”酒保眨眨眼,回以一个同样暗示意味的笑容,殷勤地在安室放下杯时为他续满:“比如,那位就要走了,您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
灯光陡然暗下,人群有一瞬间的安静。敏锐的直觉被狠狠触动,安室顺着酒保视线扬起的方向看去,只见聚光灯切成白色的光束在舞台后方聚拢,映出一个穿着松松垮垮白衬衫的身影。
他很瘦,但绝不是纤瘦的类型。从卷起的袖子下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来看,这个人至少保持了良好的健身习惯。两条穿着休闲裤的长腿随意地交叠在一起,灯光下他只能看到深邃五官和卷曲柔顺的黑发,衣褶在灯光映照下无比柔和地垂下。真是个赏心悦目的混血儿——安室认为自己这样判断并不为过。在那一刻,至少在那几钟里看来,这人几乎是无害的。
但是绝非如此。安室的直觉正在狠狠地敲击大脑,就见那个男人抬手按上键盘。
全场鼓点在一瞬的停顿后,陡然躁动。安室从没听过这样直击心灵的音乐:电音不由分说地攫住心跳,挟着它几欲冲破屋顶,而所有视线又不受控制地集中在那个纯白的身影上,双眼被锁定,只能定定看着红蓝的光芒炸满那双修长的手,倾巢而出。
而那个人几乎是慵懒的——随意的坐姿,轻松的手指,轻巧地、抚触情人般地流连在Launch上面。电光石火间一串鼓点将整首乐曲推上高潮,男人忽然抬起眼,视线穿过层层叠叠欢呼尖叫的人群,准确地看进安室的双眼。
如苍松般的翠绿色牢牢地锁住湖水浸润的幽蓝,不带一丝犹疑。

脑海里忽然响起那句临死之前的絮语。
“……相信我,只要一眼……”
“你就会爱上他。”

评论
热度(19)

2017-08-03

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