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Tempor-TEP —

包养

诸葛青没见过北京城的天,从车上下来时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。他自小看惯了白墙墨瓦,乍一见了王也买在东直门的青砖小楼,没型没款拄着行李箱的拉杆,啧啧称奇:“老王,这房子得不少钱吧?”

“明知故问啊……”旁边用帽子把脸挡了个严实的人苦着一张脸。倒不是他不想接茬,诸葛狐狸就罢了,若是让张楚岚那小子知道,多少家底一算出来,还不得被打劫得分文不剩?京城大少爷摸摸鼻梁,转头对上诸葛青带笑的狐狸眼,没来由地觉得自己懂他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小心思,真是遭了哪门子天谴。

他们彼此太过分明,世事早已过眼云烟,此番打趣不过是存一点促狭的见招拆招,都是二十来岁心思却转了百年的人,天下之大,又有什么不能入眼。只不过造化弄人,把武侯奇才和风后奇门塑成了两个极端。

心思忠厚者寡德,德行兼备者刻薄。

诸葛青没想到王也会帮自己的忙。此番来北京不过是自己也能摆平的一件家族小事,他好奇之下给王也挂了个电话,对方在听筒里就是八百万个不愿意,嘴上说着不接不接,却还是如约开车到机场。诸葛青眼皮直跳,在候机厅看到那个棒球帽的身影时更是转身就大步流星往回走。

开什么玩笑,接机一位多少钱呢?说退就退了,这账必须要算在他头上。他念叨两句,忽然觉得一言既出,大事不好。

白锅潮汕粥,在诸葛青的强烈要求下换成了鸳鸯火锅。于是西单热腾腾的井格老灶里,就坐了这么一对格格不入地吃着鸳鸯锅的年轻人,一个面带春风,一个无可奈何。

诸葛青往王也碗里夹了一瓣蒜:“这次的目标有点够呛,跟王总借点人手?”

王也给诸葛青夹了一块姜:“人没有钱也没有,你想要什么直说不就行了?”

诸葛青满不在乎地收回筷子,在红汤里搅了搅,筷子尖一点汤底颤巍巍掉进他的油碟:“这么跟你说吧,老王,其实我是被家里赶出来,身无分文重任在身,不得已才奔赴北京,特来跟你求包养的。”

王也一口红薯吃到一半险些呛住:“你再胡话就去给我买单。”

“哎哟,原来这顿你请啊!客气客气。”诸葛青目的达到,咧嘴笑出一口白牙,毫不拖泥带水地见好就收。

王也:“……”

怎么就总记不住这人没安好心?

大悦城楼下就是影城,诸葛青提议补偿王总损失,请他看电影。王也看一眼表,十一点十分,再看一看诸葛青买的票,十一点二十五,雷神。

诸葛·精力充沛·年轻人·青仔意犹未尽:“多好的题材啊,没叫上楚岚他们一起,可惜了。”

王·豆汁保温杯·老年人·道长觉得老阔疼。

诸葛青捏着两张电影票,方方正正的小纸片在他手里扇了扇侧头去打量王也。这人一副忠厚的面相,眼底不轻不重两道黑眼圈,想来最近家里的事也够他焦头烂额的,偏又在半夜三更赶出来尽地主之谊。诸葛青觉得有趣。他们的交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,罗天大醮也好游碧村也罢,这人看似漠不关心,实际都在拐着弯为了别人好,心思藏着不说,非撩拨得急了才泄露那么一点半点——还是用乱金柝的方式,好像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大猫。

他转转眼睛,按下自己暗自冒泡的小得意。

正想着,经过一群人,里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甜美道:“影院酬宾!扫个码爆米花免费赠送哦!”

王也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诸葛青拉了过去。双十一各家都变着法地吸引顾客,这家影院不仅推出了扫码赠送爆米花活动,还可以双人合照,免费领优惠券。一个大大的心形拱门来者不拒地矗立在那里,一群男孩女孩在下面嘻嘻哈哈地合拍,吵吵嚷嚷地拿着手机去领优惠。诸葛青瞧着有趣,顺手拿胳膊肘一拐王也,不甚地道地调侃:“走一个?”

王也猝不及防吃痛,从眼角觑了一下诸葛青带着三分笑意的脸。这人形象不坏,大冬天也讲究穿搭地露着脚踝,柔软的针织衫模糊了下颌曲线,在潮流遍地的商业街愣是挺出一股干干净净的出挑气质来,把周围小姑娘的目光吸引来一半。然而这狐狸靠着一张脸招摇过市骗人无数,细数下来,恐怕只有自己知道这人有多表里不一,主意正,还不管不顾,真是一点都不省心。

……却意外地不讨厌。明知道是他故意布下的局,还会放心地往里面踩。王也懂武侯的卦阵,环环相生,每一块区域都有特定的含义;而诸葛青就好像把他的世界划分成卦阵一般,最安全的一块,始终留给了他。

那就走着呗?王也率先扣住诸葛青的手腕,拉着他站到拱门下面。单身节早被人过得生冷不忌,恁大个城市,正正当当容得下两个人。他们形象又都不错,往那边一站就惹了一波围观的口哨和尖叫,虽然彼此眼角眉梢都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介怀,然而谁不知道谁心知肚明。

诸葛青偏头觑了王也一眼:几个意思?

王也回头冲他挑眉:就是这个意思。

饶是再精的狐狸这会也有点懵,诸葛青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手腕。他和王也没少动过手,打起架来百无禁忌,哪管过什么姿势,可此时却只觉得相接触的那块皮肤热得发烫,波澜不惊粉丝众多的武侯奇才这会难得地有了就地逃走的想法。神思正游在天外,肋间忽然一痛,王也领了一盒爆米花,伸出胳膊肘怼了他一把。

“吃不吃?”

浓墨重彩的眉眼,在他脸上只显得剔透明晰。

这次换诸葛青牵着王也的衣服下摆走出人群。冷风一吹,身上的热度散得干干净净,清列空气衬得奶油味的爆米花有点过分的甜。王也任劳任怨地在他身后端着桶,忽然抬手揪了一把他的小辫子。

“听说你要求包养?”

“……你滚吧。”


评论(13)
热度(367)

2017-11-14

36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