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Tempor-TEP —

“好一个琴心雕龙!”
掌声陡然乱了琴音,他抬眼瞧去,掩映花丛里闲庭信步般转出一人,眉眼昭晰:“久闻…大名,不想在别山能得一见。”
他敛眸扶琴,指尖一划,清凌凌托出一串铮鸣:“既是久闻,何必久等。”
那人折扇在手里一磕,扇坠上一块鸡血玉明润得晃眼,一如笑容般摄心夺魄:“等你何时不再骗我。”
他沉吟。骗得还真不少。人言太子伴读聪慧机敏,却终究不及太子年少风华。只有他知道斗角上比剑是他故意输他,青玉筵是他塞了自己的笺踢人出去作诗,暖阁里是他扔出册子打他的头,堪堪挣脱一方桎梏。
叛军来袭时,也是他,一身大红披风烈烈卷了半城楼的寒风,稳稳当当踏上焦黑城垛怒斥:太子在此,谁敢造次?
当真是风华绝代,竟骗得所有人都信了。
其实他哪里管那么多?身子是僵硬的掌心是冰冷的,来不及去想几百种死,只心心念念一个人活。
“我本就如此……”翻滚思绪生生咽回肺腑,闷得他一声沉重叹息。早知就会有这一天,自己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,万幸不是天人永隔,他看着那人双眸里熠熠火光,竟是有些想笑。
降本流末,云出月明,三才古琴劈空裂石地一响,直要唤得魂魄归来。
“你……信不信我?”


评论
热度(2)

2016-04-08

2  

标签

随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