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Tempor-TEP —

当北京遇上西雅图 不二情书


何谓奋不顾身?
兜兜转转,三千繁华已不入眼,我会在深夜叹息,亦会在清晨慵倦懒起,细数过往时,不幸总会被刻意放大,痛得深沉就聊叹一句长恨此身非我有,再安慰自己何时忘却营营。
怎奈命运不依不饶,笑我跌落。
可我坚信怕就不要活着。何为癫狂我故作不懂,潇洒一句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,权做一己私利,妄图来去这浮沉世间。
我曾见过海鸥捕食。收拢双翼向着深邃全速俯冲,远远望去像在竞相赴死,冲出水面便像重生,或者满载而归,或者一无所获。向死而生,生命的本能竟然能镌刻出如此勇气。人心若水我不强求,却万望所爱至深。
可不是不怕疼。只是我更怕无波无澜,庸碌一生。
谁都有那么几个说不出口的承诺,怕就此不再,怕一语成谶;可谁曾想过,穷尽所有想要守护的东西被时光或软弱逼迫,一步一退只剩现今又何其可笑。且顾眼下被多少人来来回回地强调,画出红圈,打上记号,可仍旧有人不记得翻看,这又何其悲哀。
错过的何止是一个机会而已?一个人,一辈子,能担当的太少太少,可想要的,太多太多了。
何谓绝处逢生。
爱到绝望了那人才回头看的一眼;或者是穷尽末路,恰好遇见的甘霖逢源。糟糕不堪的现实里文字成了最好的载体,它们抹平人与人的差距,寥寥数语,单凭想象就足够勾勒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。它被抹去了太多颓败,显得充实活力,如此可爱而迷人。强制停止的时间里,孤单已久的灵魂开始碰撞,情意生根发芽,挠人心痒,恨不得立时看它的芳艶模样。可惜,即使思念如星斗坠落,也只能在一片黑暗里守着点滴音信,爱生忧怖,来来回回猜疑。实在想念得忍不了了,便翻出往来文字,意图从只言片语里读出丝毫疏漏,好自欺欺人地换取一个不相见的理由。
扪心自问吧,我们还有多少资格担待错过。法兰克说自己来英国的意图,I come to England for architecture,朋友答他,Then you were there.领教够了失望,最后发现,最好选择逼到绝处,看会不会逢生。
于是我过去,你也依约来了。窘迫还是紧张已经顾不得了,一片混乱中却只剩一句,原来你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。不知道是头发短了些,抑或是穿了一身休闲。兴许是表情太生动或者气氛刚刚好;不知怎的就忽然了解了,原来并非我一厢情愿,原来你亦然。
喜悦汹涌而来昭示恭喜,恭喜你绝处逢生;而我沉溺于此,无法自拔。
知君用心如日月,何妨与日月同辉。互相面对时才发现,原来他并没有被打倒,原来自己也没那么糟糕;原来一直以来所依赖的小小一隅有这么大,原来一直以为很远的距离,不过擦肩。相爱并非依赖。就把历尽的苦楚当做上天的馈赠,把这相遇视为成就你苍夷的过往。这样才能无喜无忧,用心守一份真情,待得天外一声云杪——
便为君洗尽,蛮风瘴雨,作霜天晓。

评论
热度(1)

2016-04-29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