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Tempor-TEP —

论哥哥对未成年小朋友的影响

沈巍不知道鬼面什么时候修的邪道。昆仑走后,他漫无目的地在天地间游荡,怀抱魂火一坐就是许久,任山川大河一点点宕去他一身煞气。刚知道小家伙的存在时他正回地君殿,难免地又染了一身幽畜的血腥气,却发现一个白色的身影不远不近地缀着自己,当下放慢脚步,一点两点,终是停下,冷声喝道:“出来。”

白影一顿,蛰伏的幽畜却倾巢而出。

手腕一翻,长刀便已经擎在掌中。乌铁鎏金的刀柄只斜斜一磕便四两拨千斤,轻轻巧巧格开两个庞大身型;电光石火间沈巍左脚一错,揉身一伏,腥臭空气就叫低呜刀刃一切两半,厉风卷过,近身的幽畜无不被当街腰斩。

劈天血雨里,沈巍冷厉的眼神牢牢盯在鬼面身上。

在少年人清澈璀璨的瞳眸里,那一抹漆黑修长的眼尾仿若鬼魅,艳丽至极。

评论(5)
热度(34)

2018-07-13

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