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Tempor-TEP —

快本小日常

5
白宇知道他龙哥闷,没想过还能越来越闷。
何老师业界良心,救场热场那是信手拈来。白宇好几次看见他龙哥明明听见了,却因为习惯性地等一会总结总结再说,被何老师当成冷场,顺理成章地抢走了话头。他哥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前辈,那叫个委屈,那叫个话在心口难开。
白宇表面上八风不动,内心早就笑得人仰马翻。朱一龙求救未果就把目光转向白宇,正看见北老师摸摸胡子又摸摸后颈,肩膀还在可疑地一抖一抖。
朱一龙:“………”
白宇:“嗯咳。”
白宇:“何老师您再等会哈,哎呀我龙哥就是话少,您歇歇,让我龙哥多说两句!”
6
朱一龙东北话顺顺当当地彪出来的时候,白宇整个人是瞳孔震惊的。
回去的保姆车上他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,伸长了胳膊去戳他龙哥:“你什么时候学的东北话?”
朱一龙先是嫌弃地躲开一点,才慢吞吞地拉下口罩。一天下来他实在是累了,声音轻飘飘的,低沉又好听:“随便学的。”
白宇先对着软乎乎没杀伤力的声音心驰神宕了一会,才琢磨话里意思:“……龙哥,没看出来啊,你学人说话学那么快啊?”
朱一龙脑子还是糊涂的:“还好……嗯?”
白宇意味深长地凑近,眼睛在黑暗的车里晶晶亮,无端把朱一龙看得浑身发麻:“你昨天直播的时候故意那么叫我,龙哥,看不出来啊,你这么小心眼?”
朱一龙想起那句“鳖老丝”,脑后一凉,下意识地啊了一声。等他转过脸再想萌混过关,却忽然发现,对方是白宇。
白宇看他看得透透的,卖萌没用啊!
面面相觑半晌,还是白宇先伸手,拍拍他肩膀,又在头发上揉了一把。
触手滚烫,一如这人此时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“叫声哥哥我就不跟你计较,怎么样?”
7
所谓综艺,就是大家该鼓掌鼓掌,该换场换场,一小时拍一天常有的事,演员排排坐,在椅子上姿态各异。
朱一龙白宇理所当然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,朱一龙里面白宇外面,说悄悄话,咬耳朵。
工人在调试机器,台下粉丝对着他俩疯狂冒着粉红泡泡。谢娜老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俩,抬手在笔记本上记下——
“白宇朱一龙讲小话。”
正式上台了,被cue话唠的朱一龙很无辜,被cue话唠的白宇很开心。这很正常。
正式告白了,被cue高冷的朱一龙整个人都不好了,cue人的笑到了地上,朱一龙往下看,发现两个主持人也差不多了。
天亡我非战之罪也?朱一龙难以置信地看着白宇。我一天说的话还不够多?老师都举报我们讲小话,你还嫌弃高冷?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芒果?
居居委屈但居居什么都不说,居居在白宇回房间前把人堵在门口,奶凶:“你干嘛还说我高冷?”
白宇啧。
白宇搂住了朱一龙肩膀。
白宇小声地在他耳边笑:“龙哥你跟我说的那是私房话啊…”
“那可不算数的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169)

2018-07-15

1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