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Tempor-TEP —

喻文州【时之歌Project】


索克萨尔:二季度PV出好了吧?
索克萨尔:马上发布。
索克萨尔:上传中,倒计时五秒。

窗外夜幕低垂,白玉石柱撑起的宏伟宫殿,却在正午的阳光下闪耀着精致的光辉。银发尖耳的精灵在宽阔台阶上席地而坐,浓密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。下一刻,一双修长的手敲上键盘,光标接受指令,有条不紊地滑过起伏的音轨,阖目休憩的精灵就倏地睁开双眼,一开口,飘逸声线就逸出喉咙,被桌边的蓝牙扬声器一振,满盈室内。
喻文州推开键盘,皱着眉头听了一会,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,摇摇头。他伸手从书架上拿下一个笔记本,把里面满满当当的卡片整理好,笔尖抵着下颌沉思一会,才轻轻落上纸面,初时写写停停,之后越来越顺利,一时间,安静的寝室里只余歌声和纸面摩擦的沙沙声。
高音过爆,loop生硬,这样提交干音,和声部会很难做。改好乐谱,他放下笔瞄一眼时间,闭上眼仰头靠进椅背,伸手捏了捏眉心。没想到QQ忽然欢快地跳动起来,他嫌弃地一皱眉,伸手懒洋洋一抹键盘,消息窗口层迭而出,立刻将小精灵遮得半点不剩。
……
夜雨声烦:在哪呢在哪呢在哪呢?
夜雨声烦:撸串去不?
索克萨尔:干音还没搞定,不去了。
夜雨声烦:哇靠不是吧!这都三天了你要不要这么精雕细琢啊!
夜雨声烦:又一整天泡音轨了是不是?民以食为天啊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!
夜雨声烦:来不来来不来,不来我踹门了,三!
夜雨声烦:二!
喻文州拧开门把手,正正对上靠在对面墙上狂按手机的人的视线,笑着开口:“一。”

黄少天乖乖跟着他进房间,脱了鞋就直奔主题地摆弄他的Vocaloid,小精灵被他一双手折腾得满屏幕上蹿下跳。喻文州眉头一抽,把笔记本塞进黄少天怀里,红色的勾勾叉叉把黄少天视野占得半点不漏:“只差这段过渡了。”
他说着,转身去拿屋角立着的吉他,简单调了调,左手稳当当按住,右手挟紧拨片一划,流水般的乐律立刻泻了出来。他微微低下头,下颌叫莹白领口挡了一个尖儿,显得整个人更温润,动作不紧不慢地一提膝盖托高音箱,一字不差地重复了一遍Loop,这才抬起脸看黄少天,是征询的神色:“这段我总觉得高了,降调的话,做主旋,这曲子就不能上榜。”
“喻大手每次发布新曲,说第几就是第几啊——”黄少天双手撑着他椅背,往常总显得有些锐利的眼角眯起来,眼珠一转,露出一个俏皮的坏笑:“太没挑战性了,不如我们打个赌,你降半个调,能上前三我就免费给你后期一首,怎么样?”
“这就很有挑战性了?”喻文州失笑,伸手拉他:“现在讨好你未来的老板还为时不晚,夜宵你请吧。”
“靠靠靠喻文州你州扒皮啊!”
“那是当然。”

银发的精灵缓缓站起,扬起下颌远眺,平原悠远的尽头,一排飞鸟掠过天际,
暮色四合。

评论
热度(4)

2017-04-25

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