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Tempor-TEP —

学院风赤安4.0(上)


学术性的灾难,无非鬼畜期末恰逢决赛晋级。

学校性的灾难,当属高冷社团被迫志愿服务。

赤井放下咖啡杯,揉揉胀痛不已的额角。24H决战意外碰上劲敌,法国大选被对方运用得巧妙至极,在金价两度涨停的国际局面上硬撕开一个口子,己方下了大功夫的地缘政治被四两拨千斤地推翻,共同体和联合国水火不相容,全队紧绷着神经,一刻不停地辩论才堪堪维打成平手,作为队长的他看起来冷静如常,为了前期后期的工作也不得不连熬了两天。

对方仍旧步步紧逼,任凭局面胶着下去,迟早出现破绽。这样想着,赤井按灭烟头,关上用来通风的窗,踩着一次性拖鞋就去敲对面的门。

“抽了烟就不要进来,一身邋里邋遢的味道。”门没关,赤井刚刚推开一个缝就听见里面的人不紧不慢地出言警告。统一配置的标准间里灯光明亮,坐在桌前的淡金色脑袋微微反射着柔光,几乎让人错以为这不是纽约的深夜,而是东京的清晨——哦,如果忽视对方身上穿的浴衣和肩上搭着的、湿漉漉的毛巾的话。

赤井索性把门推大了点,也不怕拢音效果极好的走廊把对话内容传出去,斜倚着门框吐字清晰:“如果是态度良好地来求助的话呢?”

安室回头瞪他一眼,又扭回去,满脸戒备地重新盯着电脑屏幕:“现在知道自己最开始的立场有多无可救药了?抱歉,这里不提供返修服务,回炉重造吧。”

门口一声嗤笑,成功让同样睡眠不足,心情欠佳的某人把声音提高了半个八度:“要么滚进来,要么滚出去!”


“我确实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点。”赤井的眼角微微带着水汽,说不清是刚才打架揍的还是被安室逗笑的,伸手把刘海随意往脑后一拨,刚刚夹过烟的手指点一点报告的开头:“做Plan的时候没有考虑选举的风险成本,从稳健的角度考虑是可行的,但是现在显然——”安室皱起眉,不满地哼了一声“——对方赌赢了,所以我们不得不考虑后续的影响。”他控制着话音的力道,慢慢地说着:“本来就不可预见的事情,我们不去推测,也有好处。”

“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,我们再不考虑政局架构的变化,他们就会………等等,”安室倏然睁大眼睛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赤井翠绿的眼珠转向他。

“作为都以反击为目标的同僚,我来征求你的配合。”


后来,但凡参加那次24H决战的评委,提到那场精彩绝伦的比赛时都会忍不住赞叹,从未见过如此精彩的绝地重生。甫一开始场面就一度紧张,地缘政治被步步紧逼,欧盟代表和联合国代表几乎一个压着一个按铃,双方这几天不眠不休的前期准备令人惊叹,观众席上不停传来叫好声。激烈的局势进展到最后,论点逐渐精简,时间还有三分钟,在所有人都以为要凭借最后一个观点来定胜负的时候,一位一反常态沉默的二辩忽然按铃,尖锐地推翻了对方最基础的事实依据之一。

“大选还未结束,参照英国的状态,最先有政局变动的,是共同体内部,而不会在短短几个月内,迅速波及到整个联和国。”

“时间上来说,你们的论据并不成立。”

所有应对的准备都是为了请君入瓮。狮子露出獠牙,被盯上的猎物只能瑟瑟发抖,动弹不得。

毫无悬念地,对方一时乱了阵脚,节节溃退,安室和赤井乘胜直追,紧紧压制直到倒计时清零。裁判宣布胜利,安室回过头,看到一辩位的赤井用力伸了一个懒腰,在如瀑掌声里站起来,冲他伸出一只手。

“累死了。”他的绿眼睛懒洋洋的,仔细看眼底还有一点与周遭的喧哗叫好格格不入的放松笑意:“等下回去,我一定要睡够十二个小时。”


掌声过后往往是鲜花、颁奖礼、致辞,饶是安室这种在外联部混过一年的人精,一圈下来也筋疲力尽。上了飞机所有人都疲累至极地沉默下来,安室长长地喘了一口气,刚刚抬手给领口松一颗扣子,就听到赤井的手机在他口袋里不依不饶地震动。

……而手机的主人早就在刚坐下就拿鸭舌帽盖住脸,放平了椅子,这会儿已经睡得人事不知。

安室悄悄地伸出两根手指,把手机捏出来,电话已经因为无人接听而自动挂断,就在他盯着屏幕的时候,一条消息忽然蹦进来,屏幕在幽暗的机舱内陡然一亮:

“社长,指导老师说咱们社是优秀社团,下周要跟着其他三个一起去做创意服务啊!眼看着马上期末了啊!!!”

“您不在,我们只能屈服于淫威去抽签啊!!!!”

安室侧头看看呼吸绵长的赤井,又低头看了看被学弟不停轰炸的屏幕,内心的小恶魔和小天使斗争了三秒,天使抖着小翅膀胜利了。安室把手机按灭关机塞回赤井兜里,动作迅速地翻身躺好,拉下眼罩。

反正马上就起飞了,反正是两天之后的事情,虽然最后一辩他只在最后几分钟拿出了百分百的精神全力应对,但是计划这场缜密的局,他也责无旁贷地跟着全程熬下来,着实累得不行。

安室模模糊糊地想了没一半就睡着了,因此也错过了学弟凄凄惨惨戚戚的最后一条咆哮体:

“我们抽签抽中了女仆咖啡厅啊!!!!!!!”

 @橘子醬 有后续的……………

评论(4)
热度(17)

2017-04-25

17